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个人新闻 >
一期早教课程费用达上万元 “育人”还是“圈钱” 早教

时间:2017-02-11 00:35 来源: 作者: admin 点击:

  早教机构的价目表

  “80后”爸妈的闪亮登场和对科学育儿的推许,催生出市场上成千上万的早教中心。一节45分钟的早教课程,少则百八十,多则数百元,一期完整的早教课程更是上万元,这个收费标准简直可以跟名校MBA课程有一拼了。

  早教到底值不值这个价钱、后果如何?近日,记者对西安多家早教机构进行了暗访。发明部分标榜“让孩子领有美好未来”的早教机构,抓住家长重视孩子早期教育的心理,漫天喊价,同时还有些早教机构更是由于标准缺失、标准滞后,游离于监管之外。

  一个课时费用高达180元

  颜色斑斓的泡沫地板,种类繁多的儿童游乐设施,看不完的卡通画册,玻璃上充满节日气氛的贴纸……这是早教机构的基本环境,别说小孩子了,就是大人进入这样的环境,也是眼花撩乱应付自如。各个早教机构的装修在吸人眼球这一点上都是努力而为。除去炫目的硬件,真正的软实力是什么呢?

  2016年末,记者暗访国展中心四处的一家早教机构。一名年青的李姓招待员向记者介绍,“我们这边的课程依据孩子的年事阶段划分。三个月课程一清零。宝宝比较小的时候重要以基础课为主。比喻三个月训练翻身,六个月练习坐起来,九个月的时候训练爬行,单手扶立站起来,一岁练站破走路。”

  “这样的课程怎么收费?”

  “针对低龄宝宝的课一节130元,一周一节,推荐直接报96节,也就是一年的课程。这样持续上课才华有好的成果。”

  “两三岁的儿童上的什么课?”

  “两三岁的宝宝已经有了理解才干,很多课程都可能发展。像是早期涂鸦、音乐律动、手指画……这样的课程是180元一节,固然贵,然而咱们的老师特别专业,你看这些孩子的作品,都超过了同龄的宝宝。”

  小寨西路附近的一家国际早教机构,负责接待的课程顾问告诉记者,“咱们是国际早教机构,都是外教给宝宝上课,平时的年费都是一万五左右,这多少天节日会有优惠。”

  高昂的早教费并不吓退家长,甚至良多家长对这样的高价都是欣然接受。来送2岁孙女倩倩上早教的王奶奶说,“当初我家孩子已经能完全地与人交流了,你看活动区那么多孩子,在家是没有这样的环境的。”

  等待1岁多的儿子球球上早期音乐启蒙课的李女士说:“一分价格一分货,舍不得钱孩子就得不到好的教育,当初的孩子比的就是起跑线,这些钱不能省!”

  但记者观察发现,还未开始上课的小友人在活动区域基本是自己玩或跟家长玩,小朋友之间交换并不久。上课时也是单纯跟老师互动,想要达到父母所预期的“社会交流运动”并不事实。

  先生录用标准值得猜疑

  “我们这边的老师都是三年以上工作教训,授课老师都是在早教或幼教机构工作过的。”李老师说,“我们不会让老师直接上课,上课之前都会经过北京总部三个月以上的培训。”

  多家“早教机构”宣称,对老师录用标准,优先考虑幼师专业、学前教育专业,某些机构还恳求占领“育婴师职业资格认证”“亲子教导引导师”等证书,也有机构表示根据老师的从业教训、亲跟力以及是否领有相关证书作为录用尺度。

  然而在采访中却发现,某早教机构的前台接待老师竟然也兼任早教养课老师。同时,从接待人员到咨询参谋再到从业先生大都为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,诚然都有可恶的英文名字,但很多人并不懂多少英语。记者上网查看某机构发现挂在网页上的教师有不少为西安翻译学院、西安本国语学院的本科新毕业生。

  一家早教机构教室里,老师坐在宝宝跟他妈妈的对面弹着电子琴,表情夸张地表演各种动作,始终地向小友人们竖起大拇指,孩子们跟着音乐一直地哼唱,只有有唱对的小朋友,就能够拿到老师的小红花,掌声每隔多少秒就会响起一次。

  “这个是在教音乐课,启发宝宝的音乐细胞。”该机构的一名主管人员告知记者,“一会儿还有杰出的音乐绘本分享环节。”不一会只见老师拿着画有奶牛的绘本“哞…哞…”的唱,孩子们也学起她的声音。

  地处无人监管地带

  据懂得,西安的早教机构中有的拿到的是工商部门核发的营业执照,有的是教育部分根据民办教育促进法颁发的办学允许,还有部门是什么手续都没有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初期,0-3岁婴幼儿的早期教育归妇联部门管理,后来幼教机构转归教诲局部管理。然而伴随着私破早教机构的迅猛发展,教育、计生、妇联等部门就不再加入早教机构的管理,因为其主要服务对象是0-3岁的婴幼儿,所以无奈划归到幼儿园的范畴之中,其注册登记部门往往是工商管理部门,而不是教育主管部门。

  目前,市面上大量由“教育信息征询公司”业务扩容的启智类、保教类的连锁机构和国际品牌,在工商部门登记、注册时都不在卫计委监管范围里,同时也不归教育部门管。因为教育部门审批发放的办学容许证,针对的是教常识或技能的培训机构,早教不在这个范畴。而工商部门只能对早教机构的经营举动进行监管,对教养内容、师资和环境等一唱一和。

  西安市碑林区教育局工作职员说:“早教属于一个新兴事物,出来当前不规定归谁来治理,归谁来审批。具体来说我们碑林区有一个民办非学历培训机构管理办法,就是把它作为一个民办非学历培训机构来处理的。”记者 宋贝贝 见习记者 王姗

编辑:李晨
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